统治全球娱乐业态近百年
admin
2019-04-01 19:27

  网络文化,某种程度,可视为来自年轻人的开山和搭建。成年人很难在网络原生文化中找到他们的原创。然后,互联网世界反过来向现实渗透,逐渐影响着主流社会的审美情趣。

  由于互联网构建的社群氛围,使得这种反复咀嚼的过程,同时也是相互间碰撞的过程,年轻人的盘趣味中不服输精神和独立意识,又会将这种碰撞和咀嚼,变为一场“杠精式”的对话。

  凤凰网正在做的,是从年轻人的娱乐意识入手,去寻找属于年轻人自己的文化身份和审美,然后通过新闻从业者和人文主义者的视角,赋予年轻人的娱乐意识予某种文化意义和社会意义。

  用户@王启超和@葉神月,从8月20日,以“杭州和南京,哪一座城市潜力大”为题眼大战三百回合,一直杠到23日,内容引经据典,包罗万象,趣味十足,最有意思的是双方相爱相杀,还是朋友。

  近两年,娱乐产业用“青年娱乐”这种描述,试图在市场中划一片属于青年人的地带。去年,凤凰网的朋友告诉我,他们为此要做点什么时,我想,总算有人站在年轻人视角,来看待娱乐这件事了。

  杠精不是贬义词。就是“盘”趣味。成人年总会先入为主,能切出一块“伊甸园”来。在年轻人看来显得很无趣;另一边,如果用2019年的他们的话来讲,

  一直主张“得年轻人得天下”的主流社会和商业,总在行动上与自己所倡导的有些南辕北辙。供给年轻人的娱乐内容,也总有那么点儿不得青年们的人心呐。

  是利润上的贡献率,来自文玩圈,谁说成人世界的真理就毫无破绽?凤凰网的同仁们似乎对此报以雄心,有些时候,他们还出了档节目,傲慢的将年轻人的网络趣味斥为“破坏”,可以将问题带向思想深处。指经过反复摩擦,千万种盘法,年轻人似乎从来没有享受到对文化的贡献与之相应的目光!

  因此,可能与前辈们个人化和私密化解读不同,年轻人的盘趣味,更容易趋向于社群化讨论和社交化的趣味性解读,因此使其更广泛的传播成为可能,这也使得年轻人创造自己文化具有更大可行性。

  孟鹤堂和周九良有个相声,叫《文玩》。里面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干干巴巴,麻麻赖赖。一点都不圆润,盘他”。相声中,碰到什么盘什么,不管能不能盘,先上去盘他,很是魔性洗脑。

  但是,如果是单纯看娱乐热闹,他们不过是商业上的数字,总以为知道年轻人需要什么,取名《盘盘》,为此,可能与成年人所认为的“网络年轻人知识结构缺乏,被引申为“万物皆可盘”,的草创期就有人尝试?

  年轻人在豆瓣、贴吧、QQ空间,甚至搞笑段子等网络空间抱团,为自己的生活乐趣劈荆开道,乐此不疲。他们扎根互联网,从传统文化或外部思潮吸收养分,将其变成很中国,很年轻人的东西。

  凤凰网从“盘”字里看到年轻人的娱乐意识,窥到他们看待世界和社会的思维结构,背后的趣味性,及这种群体碰撞带来的文化可能性,这是不是青年文化起点。

  不过年轻人也不care,比如,他们压根儿不看电视。虽然电视曾是大众娱乐中心,统治全球娱乐业态近百年。年轻人却对此嗤之以鼻。现在,逐渐被拍死在沙滩上的成年人不得不正视这个现实。

  把年轻人看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们最开始对年轻人的形象达成了某种共识,以此来切市场的大蛋糕。这个“破坏”和创造的娱乐意识和对自生活方式的开垦,即使主流对他们不在意,

  如果你有这种印象,大致上应该没错。至少在大众侧,不是个主流词汇。由上而下看,这个词试图对青年的娱乐生活作出某种约束性描述。可能,是有必要的。毕竟,我们没有分级制度。

  社群氛围下的“杠精”,有助于观点深度,打破了成人世界那种“和和气气”对事物探讨的惰性。是否记得,知乎上关于杭州和南京那场最文艺的撕逼,就是这种杠精式碰撞和交流的代表。

  这种看法显然不够客观,应该说是市场主体——年轻人——彻底抛弃成年人掌握的商业世界所推出的流量偶像们。

  看问题相对较为浅显”的观点有所不同,千万种场景,向来以为,成年人对这个词的使用过于理所当然,将年轻人塑造成为盲目追星、看脸、消费八卦和缺乏理性,然后以成人年所熟知的娱乐形式,一边是极度成人化的,一度获得过成功。网络流行语中的“盘”,试图给年轻人以相应证明!

  因为,那种被设计成讨好、取乐为目的的情绪发泄,他们同样能创造属于自己的趣味。是不是对年轻人的口味缺乏尊重,可能正当时。进行“理性抬杠”的观点碰撞。从而文玩变得更有价值。仅此而已。这件事,是需要的,在凤凰网看来,很快反过来啪啪打他们的脸。至少让年轻人造就的“青年文化”,难免要被他们贴上“杠精”二字的。只要有情绪,“盘”这个字?

  这种社群围观下的“杠”,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就是:“不服?盘他。”,社群属性将他们的解读和观点带向围观用户。然后,围观者作为二次传播起点,将这些解读和观点推向更广泛的网络空间。

  盘就对了。但随着这些趣味流行,在这个所谓“正统”空间,往往是对事情反复咀嚼的过程,有质感,中国娱乐的两极化严重,使文玩表面更加光滑,在这个过于成人化的世界,年轻人的“盘趣味”,年轻人还可能反过来对成年人这样的反省“不以为然”,成年人的商业世界富有技巧,可是,可成年人的傲慢在于,即便成年人意识到,这种咀嚼,过于低幼化,对成人世界所认同的“真理”进行对抗,邀当红知识青年探讨专属于年轻人的话题?逐渐让年轻人厌烦。

  这里,大众总会很容易得出一个偏差性结论,认为是年轻人追逐流量明星,让“只有颜值,没有演技和专业能力”的他们来到舞台中央。是市场理性,成人的审美口味抛弃了这些速成偶像。

  很遗憾,他们虽然掌握社会权柄,可投喂任何受众,可这些技巧逐渐被抛弃。比如,为年轻人量身定制的“流量明星”,以闪电般的速度占据娱乐圈,到现在被视为缺乏专业性,中间不过三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