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因此戏称她为“害群之马”
admin
2019-05-22 01:39

  到2017年,这一产业结构的转型催生了一大批教育水平较高、具有专业知识技能的中产阶层队伍。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1.6%,我国产业结构发生了根本改变。私营经济迅速发展,社会阶层的剧变是我国80年代以来工业化和市场化进程的产物。吸纳了90%的新增就业,1980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仅为20.6%,80年代以来,近年来由于工厂制造业规模开始缩减,另一方面是城市工业化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自1982年宪法规定保护个体经济的合法权益起,至2017年底已占到我国GDP的60%以上,民营企业家阶层则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与完善逐渐成长出来的。是城乡两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是农村实行包产到户释放出大量剩余劳动力,每年贡献50%以上的税收。就业占比达到44.9%,人数为3.4亿人。而农民工群体的产生,就业占比13.0%。农民工的就业结构也转向了第三产业(交通运输、仓储、物流、家政、修理等)。

  杂文家唐弢当年跟鲁迅过从很密,鲁迅很喜欢他。鲁迅跑来看唐弢,兴致高时,一进门就在地板上打旋子,一直旋到桌子前,一屁股坐到桌面上,手里拿支烟,谈笑风生。有时,他夜里写了骂某人的文章,第二天与被骂的朋友在酒席上互相说起,照样谈笑。

  在中国作家里,鲁迅是最具有娱乐精神的。鲁迅杂文的幽默、风趣,大家说得很多,其实,即使是他的主题极其严肃的小说,其故事、细节也是处处充满着惹人发笑的东西。如《阿Q正传》中的阿Q受人欺侮了,心里不平,就去摸小尼姑新剃的头发,遭骂后居然嬉皮笑脸地回应“和尚动得,我动不得?”阿Q偷土谷祠的萝卜,当场被逮,可是他耍赖皮,问主人:“你能叫得他答应你么?”阿Q莫名其妙进了监狱,竟然还为签字画押的圈圈画得不圆而苦恼。阿Q的可怜可笑寓于其中,用前人评诗的话说:“不着一字,尽得风流。”《高老夫子》里的高尔础本名高干亭,因发表一篇整理国史的文章得了些许虚名,便自以为学贯中西,还因仰慕高尔基,将名字改成高尔础,其实本质上不过是一个打牌、听书、对女学生怀有歪心的虚伪之人。

  写文章的人喜欢引用一句古语:文以载道,这句话当然没说错,只是,这文章的“道”如果能用一点娱乐精神去载的话更好,如果老是用“卖牛肉”的调子去载,估计“道”装上去,“文”已经翻到阴沟里了。

  我一向觉得写作者应该有点娱乐精神,所谓“娱乐精神”,不是玩世不恭,更不是要消解文学的人文情怀,而是指我们的文字在表达高妙内容的同时,必须好读好玩,使读者产生心理上的快感。

  不过,有一点我们以前似乎忽视了,那就是鲁迅其人本身充满了娱乐精神。他写信给许广平,不称正式姓名,而呼之为“害马”(上世纪二十年代许广平曾是女师大的核心人物之一,鲁迅因此戏称她为“害群之马”,简称“害马”)、“小刺猬”。章衣萍太太有次跟朋友一起去找鲁迅,瞧见他从四川北路往家走,隔着马路喊了几声,鲁迅没听见。众人到达他家门口,章衣萍的太太说:刚才我们喊了你好几声呢!于是鲁迅“噢、噢、噢”地“噢”了好几声。问他为什么连声回应,鲁迅回答:你不是叫了我好几声吗,现在还给你……接着进屋吃栗子,周建人说要拣小的吃,味道好,鲁迅应声道:“是的,人也是小的好!”章太太这才明白鲁迅又在开玩笑,因她的丈夫是小个子。

  文学在一定程度上算得上是一种娱乐品,从要使人快乐这一点看,它跟音乐、绘画、戏剧、舞蹈没有任何区别。鲁迅从小接受传统文学教育,青年时期又在日本待了七年,对文艺的性质比谁都明白。再说,民国时的媒体大多都是私营的,某个作者的文章写得不好读,读者意见大,报刊以后大概很难再采用其稿子了。为了“可持续”,鲁迅也会在可读性方面动脑筋。